白萝卜

萌上无数冷cp没药吃

(きらトワ)弦上花

heakzbhduwua让我整理一下语言!
啊啊啊啊啊啊银桑的番茄蛋真是太好吃了!!
两人的法国同居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亮亮居然让我吃出来了妻奴的味道哦嗷嗷嗷嗷!!!永久回来肯定是乐坏了(喂)
还有法国的同学你不要太懂啊(喂)你们法国人都这么直白的吗?!!
亮亮的专属膝枕和小提琴演奏噢噢噢哦哦啊!!都交往了记得回去看看啊!你们的两个好友说不定还在为你们着急呢(喂)

银_スマエン完结进行时:

写给萝卜儿的!!! @白萝卜 


きらトワ真的好,我这个乡村爱情写手只能写出她们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的可爱(流下不会写文的泪水


——————————————————


  法国总是这样,热闹得安静,人们安静有序而且懂礼。将浪漫与修养刻在骨子里的法国人总是穿着平整的衬衫和干净的西装在街上优雅且行色匆匆。


  天之川きらら带着帽子和墨镜走在街上。如今身为知名模特的她自然有着傲人的身高,说是「隐藏」早人群中也不对。


  今天稍微有点晚了,希望不要耽误吃饭的时间。


  


  从包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扭开,推门。


  房间里的光亮透出来,还有食物的香味。


  赶上晚饭了。


  「きらら,欢迎回来。」


  熟悉而温暖的笑容,逆着房间里的光。トワ穿着居家服,向きらら说道。


  一天工作的疲惫仿佛都消除了,きらら松了肩膀,微笑道:


  「我回来了,トワっち。」


  


  初中毕业的时候,母亲就为きらら安排了留学。


  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事情。


  法国的环境会更适合きらら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当然的。而且这个时候。已经没有「Precuer」的使命了,没有了留在这边的理由了。


  最先表示祝贺的是海藤家的大小姐。遥第一反应是祝贺,第二反应就是「要分开了吗?」然后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真是的,春春你跟着南也能来法国吧?而且还有LINE呢!」きらら朝遥眨眨眼,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机晃了晃。


  那是红城トワ回去希望之国的第二年,也是两人没有任何联系的第二年。


  在法国边上学边工作的日子似乎更忙了。正如约定的那样,きらら和遥还有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结果回过神来,在法国根本没有交到什么好朋友。


  电话里全是Staff的联系方式,妈妈、遥和南的联系方式总是挂在最前面。


  还有一个特别设置的「トワっち」,只不过一栏是再也没办法亮起来罢了。


  在きらら十六岁的时候,妈妈就没有再和她一起住了。


  这个时候的きらら能打工了,加上做模特的工资,独立居住是没有问题的。已经可以做独立行为人了。


  搬家之后,きらら没有按着法国人的习惯办个Party什么的。也不知道邀请谁好,那便算了吧。而且好歹自己也是个日本人,没必要按照这边的习惯来——入乡随俗有时候也不用那么彻底。


  这是与红城トワ没有联系的第三年。


  这也是红城トワ突然回来的第一年。


  「因为是突然过来的,没有找到住宿的地方。きらら可以让我留宿吗?」


  公主的优雅,不卑不亢的话语,温柔而熟悉的声音。


  带着阳光的微笑让きらら有些恍惚,怀疑自己是昨天睡得太晚,今天突然被敲门声喊起来而产生了幻觉。


  突然造访的客人的所有行李只有一个小提琴,却从容不迫。


  「当然。」


  きらら失神地说。


  


  今天的晚饭是按照法国这边的习惯来的,意外的丰盛。不过因为是トワ一个人在家做饭,所以也没有那么丰盛。沙拉只做了一份,也没有准备公筷什么的。


  きらら给トワ抱怨着工作方面的事情。虽然是用着那样的语气,不过きらら的眼睛里一直都亮着光——这可是きらら的梦想啊。


  トワ安静地听着,偶尔发表两句评论。


  现在トワ在做着小提琴教师,教隔壁家的孩子小提琴。


  「……きらら想听什么曲子呢?」


  トワ拿出了小提琴,问着正在洗碗的きらら。


  「那就拉トワっち喜欢的吧。」


  两人吃完晚饭后,通常有这样一段音乐时间。きらら会钢琴——还是被正在德国的前辈指导过的。


  以前家里也放着一架钢琴,不过也只有摆姿势的时候会拿来用用。长久没有使用,きらら都怀疑它能不能发出声音。


  「那就随便弹弹吧。」


  トワ眼中带着笑意。


  


  将餐桌和餐具收拾好,きらら擦干了手,坐到了钢琴那边去。


  トワ拿着小提琴站到了钢琴旁边。


  窗帘半开——两人的家,窗户是落地窗。因为是住在公寓的高层,城市能被俯瞰。外面霓虹灯光点点闪闪,就像是星星一样。


  「一二……」


  随便弹弹,便是说的两人的原创曲子了。


  是周末休息的时候,两人听着一些曲子的时候,忽然想要自己创作一下,便去请教了响,然后长长短短创作了几首。


  きらら非常享受这段时间。


  トワ的小提琴很旧了——是以前,きらら送给她的。


  侧面还刻着トワ的名字,是きらら亲手写的。作为以模特为梦想并在小学就开始活动的きらら自然写得一手好字。尽管那个时候她才十三岁。


  


  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自然也会比同龄人懂得更多。


  海藤南是成熟温柔,为人着想,但实际上,她对于环境的观察是不如きらら的。从下就被大人们围着长大的孩子擅长把控每个人的神色,以及通过每个人的动作神态来判断他的心情。


  就像是きらら能一眼看出トワ在撒谎一样——为什么红城トワ会知道自己在法国,还这么清楚自己的的住址呢?


  LINE问一问就知道了,果然是另外两位好友干的。


  ——トワ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从希望之国过来了,三人叙了旧,然后トワ就问きらら去哪里了。


  遥半点没犹豫,全盘托出了。


  トワ思考了一下——


  「我要去找きらら。」


  当即便买了机票出发的。


  「……从日本到这边起码要十个小时哦。」


  きらら换了身衣服,给トワ倒了一杯牛奶。


  现在是早上八点,也就是说,昨天トワ最晚十点便上了飞机。


  其中一定免不了海藤家给开了后门。


  「嗯,昨天九点我上的飞机。」トワ捧起杯子,「如果早知道你在这边,我就直接传送到这里了。」


  本来きらら还想问为什么不直接从希望之国传送过来,但是トワ的这个话让她喉咙一紧。


  「你……」


  「回不去了呢。」


  


  一曲完毕。


  きらら睁开眼睛。


  刚才她不小心想起当时两人在山泉边打闹的时候了。


  那大概是她做过的最让她自豪的事情了。


  「怎么了吗?」トワ放下了小提琴,有些疑惑地看着きらら,「是累了吗?要不今天就这样了吧。」


  「没有,不要在意。」


  トワ走到きらら背后,按着人的肩膀,让きらら靠着她。


  「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吧,没事的,我在这里。」


  逆着光,きらら眯了眯眼睛,然后闭上眼睛。


  「啊啊……」嘴里漏出的是有些消沉的叹息,「トワっち……」


  「嗯,我在这里。」


  


  听见这句话,きらら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希望之国没有了公主该怎么办」,而是——


  「那你要住在哪里呢?」


  不仅这样想了,还问出口了。


  トワ手指摩挲着马克杯,看上去像是在思考。


  「……要和我,住在一起吗?就像是以前一样。」


  两人都长大了。


  以前身高相仿的两个人,如今是きらら高了トワ一截。前不久,きらら还把头发剪短了些,松垮垮的衬衫穿在きらら身上,倒是有种别一般的感觉。


  トワ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きらら,眼中闪着光。


  「嗯,乐意之极。」


  同居便是被这样简单的定下来了。


  きらら没有问トワ来这边的目的,也没有问トワ是通过什么方式来这边的。只是在某些个トワ仰望着天空发呆的夜晚,静悄悄地走到トワ身边,递上一杯热可可,陪着她罢了。


  きらら以前一直以为トワ是在看着天空想念希望之国,直到后面她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きらら。」


  记不得是哪一天,两人也是这样静静地在阳台上,一人抱着一杯热可可,仰望着异国他乡的天空。


  トワ突然喊了きらら的名字,声音很轻。


  きらら心颤了颤,知道トワ这是有什么想说的了。


  「きらら,你知道吗?」トワ转过头,看着きらら,眼睛里全是星星,「我在希望之国的时候,也看着天空,寻找着『星星』的影子。」


  きらら何尝又不是呢?


  


  きらら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不过只是在「红城トワ永久的离开了」这件事上有些感叹罢了,又只是感叹得有些久了罢了。


  发现自己到了初三都还会在乐器店面前发呆之后,きらら就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或许这就是小孩子分别的心思吧。而且トワ确实也不能算是普通的朋友,严肃一点的词语的话,可以用「战友」来说了。


  去法国的事情是きらら自己说的。


  独立而有主见的孩子能给出几十种理由来说服父母。


  结果发现,被带到异国来的思念,依旧是只有名为「红城トワ」的那份挥之不去。


  也许是每天都在和另外两个人聊天吧。


  这是个很好的借口,因为三人的相互问候一直持续到了今天——红城トワ来的今天。


  きらら带トワ去购置了一些日常用品。


  天之川きらら可是非常有效率的一个人,既然说了要同居,那就来办吧!正好日常用品该换新了,干脆再出门之前就把老旧的物品都扔掉了,毛巾和牙刷也借此机会换新的好了。


  トワ不认识法语,法国的一切对トワ来说都是新奇的。


  きらら牵着トワ的手,防止后者走丢了。


  法国的街头充满艺术与浪漫气息。与紧张的日本不一样,到处都能看见慢悠悠的上班族,他们手持一杯饮料,拿着报纸,一边慢悠悠地赶路。车来车往但是很和谐,听不见扰人的鸣笛声。咖啡馆里面几乎是满座,每个人都喝着咖啡然后拿手机优雅地聊天——也许是在处理工作,也许是在聊天。


  这就是きらら这些年呆的城市。


  「前面就是超市。」


  きらら压低了声音在トワ耳边说。


  トワ转头,发现两人凑得有些近了。きらら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然后拉开距离。


  「快,快走吧。」太久没说日语了,说着都有些不习惯。


  「好,我们走吧。」トワ微笑着,握紧了きらら的手。


  


  靠了一会儿,きらら起身。


  「トワっち站着很累吧,坐下吧。」


  「但是……」


  きらら弯下腰,伸出食指按住トワ的唇。


  「嘘——坐在沙发上,再让我靠一下,怎么样?」


  きらら不喜欢示弱,只是在トワ面前,似乎就没有关系了。


  トワ嘴角晕开笑容。


  「好啊。」


  きらら的手指还按在トワ唇上。


  嘴唇的微动和吐出的气息,都能被细细的感受到。


  きらら有些脸热,仓皇地收回手,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


  因为身高差的原因,トワ怕きらら靠起来会不舒服,便让人躺在自己腿上。きらら也没推辞。


  「……果然是最近的工作太多了吧。」


  トワ有些担心。


  现在的きらら已经上大学了,但是到底还是个学生。


  「没关系,这段时间结束了就没问题了。」きらら睁着眼睛,和トワ对视,「トワっち不用担心我。不如说这些天每次都让トワっち在家里做饭,我有些不好意思啊。」


  说着,きらら翻了个身,双手环住トワ的腰。


  トワ轻轻笑了一声。


  「没关系哦,我很喜欢料理,每次看见きらら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就很满足了。」


  因为トワ在教导邻居家的孩子小提琴,所以隔壁家的太太也很乐意教トワ一些法国菜的做法。


  きらら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蹭着トワ。


  トワ到底还是一个公主,在这之前都是不太会做菜的。起码最开始两人同居的时候,那个时候きらら还没有现在这么忙,トワ也还完全不会做菜,做出来的沙拉都能是糊的,就到这样的程度。所以那段时间,大多数时候是きらら做饭,如果きらら没办法回家做饭,就会叮嘱トワ热一下冰箱里的三明治。


  法国人很喜欢三明治,超市里会有很多三明治卖,きらら总会在家里备着点。


  到后面,トワ开始学习料理,而且越来越会做菜了,不知不觉竟然比きらら做得还好。


  而且慢慢的,法语也能上口了。


  「きらら,像猫一样。」


  トワ摸着きらら的头,接受着きらら的撒娇。


  


  干脆全部东西都买了情侣款的。


  きらら偷瞄着トワ,也不知道身边的人发现自己的小心思没有。


  大概是没有的吧。


  きらら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自己到底是怎么看トワ的。这种时不时就回味着以前的短暂日子的滋味实在是不怎么好。


  曾经听了きらら说这件事的法国同学笑着对きらら说:「你应该承认,你大概是恋爱了。我以为你是聪明的,能看清楚这些。」


  外国人总是这样直白。不过きらら只觉得这个有些荒谬。


  半年不到的相处罢了,有什么理由恋爱呢?比如让きらら说一个红城トワ到底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她还真的说不出来。不过要是问道她「红城トワ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她还能给出一个答案。


  「是个让人担心的可爱公主。」


  是有些近似于玩笑的说法,きらら觉得这个用来糊弄法国人最合适不过了——因为法国人就是喜欢这些甜言蜜语。


  谁知道听了这句话的同学笑出了声。


  「きらら。」同学带着笑意的声音让きらら有些心慌,「承认了吧,你喜欢上了你的『公主』,在你十三岁的年纪。」


  发现トワ不对劲,并不是因为きらら的敏感,而是きらら随时都在看着她。也许是从第一次见到トワ——那个时候还是Twilight,便已经被吸引了;也许是看见了这位公主的浴火重生,所以被吸引了……


  总之,承认了吧,你就是喜欢上了。


  きらら看了一眼身边的トワ。不谙世事的公主看上去非常开心,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きらら的手到处逛,时不时问着きらら这个法语单词是什么意思。


  きらら耐着性子一点点给トワ解释,然后教着トワ发音。听见トワ绕着舌头的蹩脚发音之后忍不住笑了出来,结果被トワ气鼓鼓地盯着,又赶紧道歉。


  这才再见面没过两个小时呢,却仿佛这三年多,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きらら有些困了。


  躺在トワ身上实在是太过舒服了,但是如果她就这么睡着了的话,死脑筋的トワ说不定会在沙发上坐一个晚上。


  「トワっち,准备睡觉吧。」


  强撑着睡意,きらら坐起来。


  今天就不泡澡了,因为睡意已经上来了。


  きらら让トワ先去洗澡,然后自己过去收拾被扔在那边还没有被整理好的小提琴和钢琴。


  在トワ来的那天,本来是说找个时间把房间收拾出来,两人先睡在一起。结果后面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干脆就不再分了,而是直接把再购置一张单人床变成了换置一张双人床。


  きらら冲澡的速度很快,除非是泡澡,或者是要洗头的情况下会慢一点,其他时候都很快。


  不过今天トワ洗澡的速度出乎きらら意料的快。


  「我已经好了,きらら直接去洗吧,睡衣我给你拿进去了。」


  十分的自然。


  「我知道了。」


  睡衣也是两人一起挑的,黄色和红色,星星和火苗。


  


  きらら没有想过トワ会再回来。等到两人把去超市买的东西都提回家之后,きらら都还没有实感。


  「这是备用钥匙。」きらら把钥匙递给トワ,「トワっち不会说法语的话,又必须和人交流的话,英语也是可以的哦。但是日语的话就没多少人会懂了。」


  きらら半开玩笑地说,谁知道トワ接下钥匙后便疑惑地看着きらら说:「没有什么要和别人交流的地方吧,因为会有きらら在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


  きらら不好意思地挠着脸,移开视线。


  「……嗯,这也是没错。」


  トワ眼中溢出笑意。


  「嗯,因为きらら在嘛。」


  


  带着沐浴露的味道,きらら钻上床,温暖的被窝让她的睡意又上来了。


  トワ转过身,きらら很自然的伸出手把人揽过来。


  「……今天怎么了?」


  总感觉今天的きらら非常的爱撒娇呢。


  トワ蹭了蹭きらら的肩窝。


  「因为,今天是三年前,トワっち突然造访的日子哦,记得吗?」


  秒针咔哒,时间一分一秒走着。


  「是吗?已经这么久了。」


  三年前,トワ突然回来了。


  六年前,两人突然认识了。


  「是哦……」


  而是,也是两人成为恋人的第三年了。


  トワ伸出手揽住きらら。


  トワ很清楚,きらら很坚强,但是有时候也很缺乏安全感。虽然自己是带着「不能再回去希望之国」的说辞回来了,但是きらら内心的某处,一定装满了「トワ还会再离开吗」的担忧。


  「没事的。」トワ放轻了声音。


  きらら哼哼两声,抱紧了トワ。


  


  显然トワ找过来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的心意。


  きらら很确定。


  但是一定是遵从着内心来的。


  きらら是确信的,トワ与她,对互相抱有同样的感情。但是略天然的对方显然是没有发现自己的感情的名字。


  没有人教过トワ这样的感情叫什么。


  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人心动。


  きらら叹息着。她们两人之间,如果她不主动的话,那就没有可能了。


  「加油,你也算是半长在法国的人了。」她的同学鼓励着,「拿出法国人的浪漫精神去追你心爱的公主吧。」


  きらら自认为并没有什么浪漫细胞,尽管她的确是和同学说的那样,算是半长在法国的人了。


  她对告白的认知其实大多数还是包含着「烛光晚餐」和「玫瑰花」这个概念。其实不是那么需要的。而且就算是拿着九十九朵玫瑰向トワ告白,后者也不会认为这是种把她们的关系由朋友转变成爱人的信号。


  她们之间需要的不是这个,需要的大概是一点实际做法,比如说——


  「我可以吻你吗?」


  きらら看着トワ的眼睛说,那双眼睛里面一直都有着星星。


  


  「晚安吻。」


  きらら在トワ的额上落下一吻。


  トワ笑着缩缩脖子。


  她还是不太习惯这个,总让她害羞。


  きらら笑了笑,抱住トワ,紧紧的。


  身边的这个人,不会离开的,这样相信着,今天也会好眠的。


  明天休息日,两人可以一起出门,给隔壁家的先生太太和小孩子打一声招呼,迎着朝阳,去咖啡店里买两杯热可可,坐在公园里肩并着肩,然后去游乐园玩耍,或者是去两人在乡村的房子里享受一下自然风光……


  每个明天都有着值得期待的,每个明天都有着身边的人。


  「晚安,还有晚安吻。」


  简单的唇与唇相碰,还有细细的鼻息。


  晚安,明天去实现那些期待吧。

评论

热度(11)

  1. 白萝卜 转载了此文字
    heakzbhduwua让我整理一下语言!啊啊啊啊啊啊银桑的番茄蛋真是太好吃了!!两人的法国同居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