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萝卜

萌上无数冷cp没药吃

代发的【格洛克17xWA2000】

文:夜桑 图:萝卜

今天天气晴朗,风速在可接受范围内,任务范围也没有任何干扰阻碍,简直是完美的工作日。
所以今天的日常任务被各位人形们轻松愉快的解决了。

没有突发任务真是太好了,各个人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虽然已经是下午,但不用拖到夜战真是谢天谢地。

夜间出勤的几位人形还没有来换班,此刻又没了任务,倒是有几分无聊。
于是春田一发通讯叫来了李,简单几句决定了下午茶的安排。
可惜出战的人形们可不乐意这样子去喝茶聊天,抱着冲锋枪的MP5拍了拍帽子,上面全是战斗中扬起的沙土。

嗯?还带着几片叶子。

「那么各位先去冲凉吧,我会准备好材料的。」李站的笔直,红色的外套一尘不染,她接过春田递出的简易报告,「这份报告我会帮你们提交的,你们之后直接去中庭的花园就好。」
随后她朝春田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哇,总算结束了,她真是一直都这么严肃……真无聊。」保持乖巧超过5分钟的P7显然被憋到不行,「好啦好啦我们快去冲一冲、快让我换身衣服,真是的、今天明明天气这么好为什么打完回来还是一身泥啊……」

这句话倒是边上格洛克的心声,她也憋了很久,虽然观察她们聊天时的表情很有意思,但是每次出勤都会感觉被人盯着这点让她无法放松神经。压力让她比P7还要疲惫些。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感觉有人盯着我,上次去检查模块也没哪里出问题啊?

直到冲凉的时候,那种感觉才消失,格洛克放松了警惕,突然的安心让她一点也不想离开浴室。

「格洛克?你出来记得关灯哦?」春田柔和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接着,边上的水声彻底消失了,她想她是最后一个。

虽然安心,但一个人又会寂寞,况且一直呆着也不现实,格洛克关了水,还是擦拭头发走出了浴室。
更衣间亮着灯,不过十分寂静,似乎没有人在的样子。

「我也赶紧去好了。」自言自语的说话,似乎也有一定壮胆的成分在。她伸手打开更衣柜,长发失去了毛巾的阻拦滑落到小腿肚,渐变的红色看上去十分耀眼。
备用的制服透着淡淡的香味,穿好最后的外套。格洛克此刻又恢复成了英姿飒爽的手枪战术人形。

对着镜子扎好头发,虽然还有些湿漉漉的、但至少这样她习惯些,披散着头发太难受了。
抬起头准备带上帽子却被吓了一跳,镜中清晰的映着

另一个人,就站在她身后。

一个发色和她相近,身材高挑,衣着整齐的步枪人形——WA2000。

「……!」被吓得有些懵,格洛克回过身来半天没吐出一个字,对方走近几步,却并没有先开口的打算。
沉默蔓延,可格洛克并不喜欢,她还要去中庭呢。
可正当她准备开口告别的时候,对方凑近了距离,这已经超出了格洛克的警戒范围,她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当然是失败的,她背后就是梳妆台。而猎物的一举一动,都挑拨着面前猎人的神经。
她感觉自己被毒蛇盯着,对方似乎终于想说什么,这太好了!不管如何都好,先帮她摆脱这种奇怪的错觉吧!

可对方什么也没说,右手轻巧的搂着她往怀里带,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让格洛克难以踩到地面。
这下更糟了,格洛克本能的伸手扶着对方的肩膀,这样她至少能安全些。

可这样兔子就没法逃跑了。


而且糟透了的是下一秒,WA直接左手抬起她的下巴,用着稍重的力道迫使她与她唇齿相依。
左手的力度让她吃痛的微张下颚,这可不是什么邀请!可对方却不请自来,这下防线全部突破,格洛克只感觉呼吸困难。

对方可能也有这种感觉,她抬起头,不知想了什么。

也许是放自己下来,格洛克如此想到,她不敢多看对方一眼,两人唇间还带着之前亲吻的证据。

这太奇怪了,没等格洛克用她的小脑袋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方又第二次压了过来。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占便宜,格洛克急的瞪大了她的兔子眼。

空气被掠夺着,明明只是第二次,对方却比自己游刃有余了太多。
空气不足带来的就是加倍的挣扎,格洛克感觉自己意识都快模糊,她情急之下一不小心就咬了对方一口。
不自觉弄的伤口从来都特别疼。

这次也是一样,WA2000松开手,两人嘴角都粘着的,是WA2000的血。
「咳!——、」肺部传来空气挤压的痛感,总算得到解放的格洛克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即使是摔到地上弄脏了她新换上的裙子她也没在意。

WA2000伸手摸了摸嘴角,手套黄色的部分沾上了血的颜色,她低声嘀咕了几句。

「哈……」喘息着擦去嘴角的唾液,格洛克这时才察觉到自己脸上已经满是泪水,然而她并不知道为什么。
WA2000依旧站在她面前。


这一次,兔子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评论

热度(33)

  1. 拾雨花夏白萝卜 转载了此图片
    格洛克格洛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