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萝卜

萌上无数冷cp没药吃

(459)月色醉人心【R】

为银桑疯狂打call

银_希望世界充满ロゼアリ:

会不会被ba,就看造化了(你)


(哇!!没有被ba(不是))


配图来自 @白萝卜 dalao!为萝卜儿疯狂打call!


————————————————————




  一开始接下指挥官递来的酒,那就是个错误。




  并不是没有注意到指挥官的嬉笑表情,那人的唇一张一合,平时就很会忽悠人的指挥官现在还笑得这样谄媚。已经这么明显了,UMP9怎么还会着她的道?


  指挥官说了什么话,UMP9已经记不清了。刻在脑子里的,只有最开始的那一句:「9来替45干了这杯吧。」


  身为日耳曼的孩子,哪能不会喝酒呢?


  UMP9眯了眯眼睛,盯着杯子里泛着金光的液体——那光是因为反射壁灯的光。


  指挥官见UMP9不为所动,还以为是她醉了,于是一把手勾住UMP9的脖子,把稍高的UMP9拉低下来,然后把酒杯凑到UMP9嘴边。


  「9啊……你不会是醉了吧?」指挥官的语气稍有嘲笑,UMP9皱眉头,她觉得醉了的人是指挥官才对。这个平时虽然吊儿郎当但还是懂礼仪的指挥官少有的说话嘲讽,而且满身酒气……UMP9不太喜欢。


  「没有,指挥官您醉了吧。」UMP9扶住指挥官,UMP9清楚自己喝了多少。如果这点酒就把她灌醉了,那还得了。


  「我没醉!9陪我喝这杯!不然……嗝,不然,我去找45喝!」


  指挥官总是爱拿UMP45来「威胁」UMP9。


  听到指挥官的话,UMP9扫描了一圈会场,没有UMP45的身影。也是,UMP45从不喜欢热闹的场合。更何况是什么指挥官着任一周年这样莫名其妙的理由。


  「算了,不要去打扰45姐。」UMP9抓过指挥官手里的杯子,里面的酒荡漾两下,些许洒落在UMP9的手套上。


  UMP9眉头舒展,叹了口气。


  「指挥官偶尔也要注意一下形象,还有资源的事情,开宴会什么的,如果被赫丽安,小姐知道了,会被骂的。」


  被唠叨的指挥官咧开嘴笑了,UMP9到底在唠叨什么,也不知道被听进去没有,指挥官只是一再催促UMP9喝了手里的酒。


  「喝了酒你就可以离开宴会去找45了哦!指挥官的担保!」指挥官眨眨眼睛看着UMP9,她可看出UMP9自己一个人窝在这个角落可久了。


  UMP9没说什么,先低头吻住杯子,然后扬起脖子,把酒全数灌进胃里。最后一滴酒入口,UMP9吐口气,把杯子倒过来,让指挥官看见里面的液体都消失了。


  日耳曼的孩子哪有不胜酒力一说?


  指挥官眯起眼睛笑了。UMP9抿起猫唇,向指挥官招呼一下就起身了。


  指挥官笑得傻里傻气地大挥手说:「Bye!」然后又顿了一下,改口说到:「Tschues!」


  UMP9出门前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指挥官前几天找Kar98k讨教过德语,于是也就微笑着给指挥官挥挥手说:「Tschues。」


  UMP9把门关上,指挥官舒口气,又抓起AK47刚满上酒的杯子,跑去热闹的地方找其他人灌酒去了。




  UMP9打了个哆嗦,虽然走廊和宴会现场一样开着暖气,但是宴会现场人多,走出了的时候还是有点温度差的。


  UMP9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给UMP45拿点吃的,不过又想到UMP45严谨于她的习惯,现在大概已经在洗澡了吧。


  UMP45洗完澡就不会再进食了。


  想通了些,UMP9也就坦然踏上回寝室的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越来越冷。室内应该是开足了暖气的。


  UMP9按着太阳穴,加快了回寝室的脚步。


  『也许是感冒了。』她想着,『应该在吃饱之后就和45姐一起回去的。』


  UMP9可清楚她的姐姐,在吃饱喝足之后,UMP45才没有理由留在会场。而UMP9说是要看好G11,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UMP45离开之后就立马跟上她亲爱的姐姐的脚步。


  然后HK416换好礼服回来,UMP9吹了个口哨,算是在赞美HK416。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位队友是大美人,可是看见她换礼服之后还是不由得感叹。


  之后G11就黏上HK416了,UMP9也就落得清闲。


  UMP9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钝,明明是刚才发生的事情,记忆画面却模糊起来。


  脸很烫,呼吸很急促,太阳穴隐隐作痛,浑身无力。绝对是发烧了。


  UMP9扶着墙想喘口气,可是一歇就根本不想走了。


  如果被开完宴会的人发现躺在这里的话……再好不过,毕竟看那个架势,指挥官是要联合几个酒鬼,像是苏联的那些,或者是美利坚的那些一起灌醉所有人,然后彻夜举杯……对了,还有几个德国的家伙……有几个?


  UMP9的脑子越来越混乱,最终还是凭着意志力扶着墙回了宿舍。


  眯起眼睛盯着门牌好一会儿,UMP9才敢推门。要是不小心跑错了房间那可就尴尬了。


  就算是身体不适,UMP9也不想丢脸……她的意思是,不想给UMP45丢脸。毕竟到时候来接她的人还是UMP45。


  可是这样发烧会给UMP45带来麻烦的吧?


  脑子里蹦出来的全是些有的没的,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现在该吃那些药或者要怎样才能痊愈。


  UMP9摩挲着门把手,试了几次才扭开它。


  这可不是普通的发烧……


  UMP9靠着门,几乎是把门撞开的。声音不算很大,但是足以惊扰坐在桌子那里看书的人了。


  UMP45转头盯着「破门而入」的UMP9,眼里没有惊讶。


  「9……」她喊着自己妹妹的名字,然后合上书。


  UMP9喘着粗气,她还是勉强站直了,想挤出微笑给她的姐姐,可是她没这个力气。


  「抱歉,45姐……我可能……有些,发烧……」UMP9按着额头,温度远比她想象的要高。她的手也没有她想的那样冰凉,这时候她才发现,身体的冰凉感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热……


  恶化了吗?


  UMP45盯着UMP9看了会儿。


  「进来吧。」


  她说。


  UMP9站了起来。她尽量站起来,想按照她的姐姐说的那样去做。


  UMP45走过去,扶住了UMP9,然后关上了门。


  UMP45的手有些凉,身体带着沐浴露的味道。两人是姐妹,用的洗浴品是一样的。可UMP9就觉得什么东西用在她的姐姐身上,那都不一样了。就像现在她就觉得她的姐姐带有玫瑰的味道……


  这让她的头更晕了。


  「你喝酒了。」UMP45肯定地说。


  UMP9点点头。


  她不会骗UMP45的,骗不到是一个理由,UMP9不会骗UMP45,这又是另一个理由。


  UMP45沉了沉眼睑。


  「……抱歉,45姐……可以帮我拿拿药吗?我,可能……不,肯定发烧了。」UMP9抿抿干涩的唇,她需要点喝的。那些酒让她的喉咙火辣辣的,声音都沙哑起来了。


  「你先躺着吧。」UMP45并不算温柔地把UMP9带到床上。是UMP45的床,UMP9能闻到玫瑰花的味道。


  于是UMP9舒服地眯起眼睛。


  一旦放松下来,身体的变化就能够确切感知了——一直没有察觉的,下身的异样感突然让UMP9不安起来。


  「热」让UMP9心里痒痒,「晕」让UMP9记忆混乱。UMP9很想拉开自己的外套,然后粗暴地把自己的白衬衫上面两颗扣子扯开——两颗就好,她不希望自己在UMP45面前太过失态。


  UMP45端来了一杯水——UMP9模模糊糊看见了。


  「9,喝口水吧。」她的姐姐没有提药的事情。


  UMP9不会一再讨要药物,UMP45不提,那就算了。水也是UMP9需要的。


  UMP9想坐起来,失败了。


  UMP45皱起眉头,当然UMP9没看见,不然那孩子一定不管怎样都要跳起来把那杯水一饮而尽。


  UMP45也不打算扶UMP9起来喝,因为UMP45知道,水这玩意儿没用。


  于是UMP45把水放到桌子上,她俯下身子凑近了看着UMP9。


  UMP45眯眼的样子和UMP9很像,就是多了分危险的感觉。


  「9,我问你……你是不是喝了指挥官给你的酒?」


  UMP45的声音很近,似乎就在UMP9耳边。UMP9被玫瑰的味道包围,然后从黏稠的记忆里扯出一丝金色的光——指挥官递过来的杯子里的液体,似乎是这样的光。


  UMP9点头,呼出的热气打在UMP45的耳朵上,然后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对。」




  「你想看不一样的9吗?」指挥官狡黠的笑容在UMP45的脑子里浮现,「明明都是恋人了……」那些话就像魔咒,「45你也期待着什么都吧?」




  UMP45始终是怀有私念的,她从来就不是大义凛然的人。所以她才会默许指挥官的作为吧。


  「我也会有期待吗?」UMP45凑在UMP9耳边说,但是UMP9没有听清,于是她转头想看看自己耳边的是什么……


  是玫瑰花……有玫瑰花的味道,如此的近距离,充斥着UMP9的鼻腔,在她的唇上轻吻……


  UMP9睁大了眼睛,看见了那琥珀色的眼睛——UMP45。


  UMP9抬起手按住UMP45的肩膀,是推开?还是邀请?


  当然不重要,对UMP45来说这不重要。


  UMP45稍微离开一下,然后吻上去,有些急促,她只是给UMP9一个喘气的机会——然后方便她舌吻。


  她可不是浪漫的法国人,这种事情慢慢来不好。


  褪去衣物很简单,因为是同款的服装,很简单就能被解开。


  手套被剥去,右手套上有水渍,散发着酒的味道,还有另一个意味上的「醉人」的香气。


  UMP9的身体很热,呼吸也是。


  UMP45时不时就要放开UMP9让她喘口气,然后再堵上去。这很好玩?是的,对UMP45来说,听UMP9呜咽的声音,看她无措的表情,感受她的温度……这都是好玩的。


  UMP9又把手按在UMP45肩上,这次似乎说什么也不肯拿下了,衣服也只能简单褪一半,不过白衬衫是全部解开了,有点粗暴地。


  觉得差不多之后,UMP45才撑起身子,舔舔唇。


  她挺满意自己的杰作。UMP9的手当然只能垂下去,落到床上。


  UMP9现在的表情,UMP45从前从未见过——泪眼朦胧。大概是药物的作用,UMP45可不知道指挥官从哪里搞来这些东西的。


  UMP9倒是有些委屈——是委屈。


  她大概也能猜到自己的身体变化不是发烧,十有八九是被下药了——指挥官的那杯酒。而且她的姐姐知道这件事。这也是她委屈的地方。


  UMP45是她的姐姐,也是她的恋人。


  她的恋人允许另一个人给她下药?


  想到这里,UMP9觉得眼泪马上就要下来了。


  实际上真的下来了。


  冰凉的液体划过眼角的瞬间,UMP45的手就过来替她擦拭掉了泪水。


  可UMP9还是委屈,她想拒绝,可是身体的本能让她蹭上了那只手。


  「9……」她的姐姐沉着声音叫她。


  当然,UMP9等来的不是道歉,而是落在耳垂的吻。


  UMP9身子一颤,然后夹紧了双腿。


  身体有反应,那是自然的。UMP9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出声,这也算是小小的反抗。


  UMP45灵巧地拉开UMP9裙摆的拉链,她不着急,右手只是在UMP9的人鱼线上摩挲。


  常年握枪的手有这薄茧,再加上药物作用,UMP9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就算看不见,也能感觉到UMP45在舔着她的脖子,顺着脖子到锁骨,然后轻轻舔咬——留下吻痕是一定的。


  UMP9扬起脖子,可泪水止不住。就算是闭着眼睛,也没办法阻止眼泪打湿脸颊。


  灼烧感燃遍全身,身上人的头发扫到UMP9的脖子、锁骨……痒痒的。


  UMP45的右手扶住UMP9的腰肢,UMP9抬起右手给自己咬住。声音会漏出来,尽管UMP9已经极力压制了。


  UMP45并没有拿开UMP9的手的想法,或者打算要求她的妹妹发出声音。


  她只是做着她要做的事——像是右手从UMP9的腰侧拿上来,覆上UMP9的胸部。


  她很满意UMP9突然一下的颤抖和无措,所以UMP45很乐意让UMP9的身体更加有反应,用她的不算纯熟的技巧。


  UMP9的身体很敏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仅仅是用手按压胸部,就已经能UMP9甩着头,模糊喊出拒绝的话了。


  UMP45不打算理会。她俯身,用嘴唇感受着UMP9胸膛的起伏,拒绝的声音混合着哭腔。UMP45抬了抬眼睑,然后手顺着腰侧滑下,在大腿外侧游走。


  「9……」45嘴角勾起笑,「张开腿。」


  UMP9不会拒绝UMP45,这就是UMP45的自信。


  说到底,那声音中也只有哭腔是真的。UMP9自己明明也都清楚。


  可是UMP9始终对UMP45允许指挥官给她下药这件事耿耿于怀。


  她和UMP45的交往可不算「顺理成章」。UMP9也不会不信任UMP45。只是她的姐姐在这方面确实不太能带给她安全感。所以她才只能把手按在UMP45肩上。


  是抱住?还是推开?


  无论哪个都不是好的选择。


  在听见UMP45叫她张开腿的时候,也是反射性的听命……


  『不可以!』这次的警钟很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下身的遮蔽物被褪得很干脆,布料的摩擦让UMP9几乎惊叫出声。


  最私密的地方被抚摸上的时候,UMP9的声音已经不是「漏」了。


  呻吟……UMP9从未想过原来自己也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她从未因为伤痛呻吟,但是UMP45仅仅是抚摸她的身体,就能让她发出这样的声音……


  UMP9左手抓紧被单。


  她感受着UMP45的动作,有时是简单的抚摸,或者一根手指简单的探路,很浅很浅,大拇指若即若离蹭着大腿根部,或者一个手指微曲描绘着「沟壑」。


  总之UMP9快疯了。羞耻心在叫嚣,身体的本能却让她快迎合。


  UMP9曲起膝盖,脚掌蹭着被单,但是双腿无法合拢——UMP45挤了一条腿进来。


  『这很狡猾。』UMP9想,但是她的姐姐从来不是什么大义凛然的人,而且……UMP9不想用「狡猾」来形容UMP45……「足智多谋」比较适合……


  然后这次不是探路了,UMP45确确实实把手指伸进去了。异物感让UMP9绷紧了身子。


  UMP45也没打算出声安慰,她只是吻了吻UMP9的眼角。


  强行开路可不是明知的举动。


  于是UMP45退了一点点,然后又进去一点。


  她的姐姐完全不温柔呢。


  UMP9攥紧了被单,她只能放松自己。UMP45可不是会出声安慰的。


  UMP45也不算很急躁,她明白UMP9的不适,所以等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才敢过多的进去——实际上UMP9准备得没有她想的那么充分。


  UMP45有点弄痛她了。


  UMP9再一次绷直了身体。UMP45停下了动作,她看着UMP9,她等着。


  UMP9深呼吸,让自己放松。


  UMP45皱眉,然后她拉过UMP9的右手——一直被咬着的右手。


  那齿痕让UMP45不太乐意。


  「你可以咬着我的肩。」UMP45低下头去和UMP9碰鼻子。


  UMP9轻轻地笑了一声。也许现在是问问她的姐姐为什么允许指挥官给她下药的时候,可是这话总是卡嘴里说不出来。


  相信UMP45能感觉到UMP9的抗拒。


  「9……」


  UMP45的声音里多了些什么,让UMP9心里一颤的「什么」。


  「你可以……吻我……我是说,我们是恋人。」


  恋人。这个词,从她的姐姐口中,第一次被说出来。


  UMP9睁开眼睛,泪水滑落下来。


  「45姐……」这是今晚,UMP9第一次喊她的恋人,「45姐。」这是第二次,然后UMP9抬手攀上了UMP45的肩。


  「45……」第三次,UMP9真正抱住了她的恋人。


  「我在这里。」


  UMP45并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算好的回应。


  UMP45开始手上的动作,配合着UMP9的身体,听着耳边UMP9的低喊。


  她从未知道这个人不再喊自己「姐姐」之后会是这样的好听。


  她从未知道UMP9胡乱的亲吻也会让她心里颤动。


  UMP9一直说她的身上有玫瑰的香味,明明是用的同款洗浴品,可是她也没有告诉她的恋人:「你身上有太阳的味道。」


  而这味道染上情欲之后,竟然变得和月亮那般清冽甘甜。


  UMP45乐意引导身下的孩子去往未知的领域,就像是她们多次任务的时候,UMP45总是满怀自信地一次又一次领着404小队绝处逢生一般。


  UMP9抱紧了UMP45,今天晚上,UMP45是她的UMP45,不再仅仅是她的姐姐,是她的恋人。


  她的恋人索求着自己。


  手指在体内的活动速度加快,而UMP9却在意着UMP45的手是否被「弄脏」。


  水声,可是UMP9分不清楚是因为唇齿相合还是她的下身的反应。


  现在是UMP9在向UMP45索吻。


  毫无章法,急切而渴望。


  害怕着「未知」的孩子此刻唯有依赖她的恋人,她可靠的恋人会把她带到正确的地方——


  就和现在一样。


  手掌全是黏稠的液体,但是UMP45并不讨厌。


  她怀里的UMP9喘着气,看来已经很累了。


  最后UMP9还是没有舍得在UMP45身上留下任何伤痕。


  UMP45并没有打算折腾UMP9。等UMP9缓过来,才离开她的身体。尚且敏感的身体抖了抖,UMP9稍微加大了环住UMP45的力度。


  UMP45这已经翻天覆地的床铺怕是没法睡了。


  于是UMP45抱起UMP9,去了后者的床铺。


  「晚安。」UMP45吻了一下UMP9的眼角,然后主动抱着她的女孩入梦……




  「……9,我说9啊!求求你了开门吧!」指挥官忍着宿醉跑来UMP姐妹的房间找人,却被UMP45扔出去了。


  UMP45看着手里的书,对外头的声音完全无视。


  UMP9醒了,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出来,甚至UMP45都不见……


  正因为是UMP45才不见啊……


  「45!45你开门啊!上头发来命令这任务不出不行啊!」


  看样子是很紧急。


  UMP45挑眉看着床上那个「小山丘」。


  「9。」UMP45出声。


  她看见那个「小山丘」动了一下。


  「……不会去的。」UMP9的声音有些闷,「……身体……不舒服。」


  UMP45能想象UMP9是怎样说出这话的。


  「是吗——」于是UMP45合上书,故意托长音,这本书是看不完了,「那,我一个人去了……」


  结果床铺立马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UMP45回头,看见被褥里伸出的手把床边的衣物抓了进去,嘴角勾起得逞般的笑容。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