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萝卜

萌上无数冷cp没药吃

受伤之后喜欢一个人呆着,然而好像误闯人家小猫的地盘了ww

9:“午安”

“喵~”

和儿子一起摸鱼超开心啊w
1p的花是满天星「白色的那种」
花语是:花语是:真心喜欢、关心、纯洁 、爱怜、爱的表白、思念、清纯、梦境 ​​​
感觉由9送给45非常合适ww「虽然花的故事很虐」
剩下的3p都是摸鱼「还有给儿子的15」

儿子画的9真可爱「喂」这是回礼的15(递上@)@WALluka 

(459)月色醉人心【R】

为银桑疯狂打call

银_希望世界充满ロゼアリ:

会不会被ba,就看造化了(你)


(哇!!没有被ba(不是))


配图来自 @白萝卜 dalao!为萝卜儿疯狂打call!


————————————————————




  一开始接下指挥官递来的酒,那就是个错误。




  并不是没有注意到指挥官的嬉笑表情,那人的唇一张一合,平时就很会忽悠人的指挥官现在还笑得这样谄媚。已经这么明显了,UMP9怎么还会着她的道?


  指挥官说了什么话,UMP9已经记不清了。刻在脑子里的,只有最开始的那一句:「9来替45干了这杯吧。」


  身为日耳曼的孩子,哪能不会喝酒呢?


  UMP9眯了眯眼睛,盯着杯子里泛着金光的液体——那光是因为反射壁灯的光。


  指挥官见UMP9不为所动,还以为是她醉了,于是一把手勾住UMP9的脖子,把稍高的UMP9拉低下来,然后把酒杯凑到UMP9嘴边。


  「9啊……你不会是醉了吧?」指挥官的语气稍有嘲笑,UMP9皱眉头,她觉得醉了的人是指挥官才对。这个平时虽然吊儿郎当但还是懂礼仪的指挥官少有的说话嘲讽,而且满身酒气……UMP9不太喜欢。


  「没有,指挥官您醉了吧。」UMP9扶住指挥官,UMP9清楚自己喝了多少。如果这点酒就把她灌醉了,那还得了。


  「我没醉!9陪我喝这杯!不然……嗝,不然,我去找45喝!」


  指挥官总是爱拿UMP45来「威胁」UMP9。


  听到指挥官的话,UMP9扫描了一圈会场,没有UMP45的身影。也是,UMP45从不喜欢热闹的场合。更何况是什么指挥官着任一周年这样莫名其妙的理由。


  「算了,不要去打扰45姐。」UMP9抓过指挥官手里的杯子,里面的酒荡漾两下,些许洒落在UMP9的手套上。


  UMP9眉头舒展,叹了口气。


  「指挥官偶尔也要注意一下形象,还有资源的事情,开宴会什么的,如果被赫丽安,小姐知道了,会被骂的。」


  被唠叨的指挥官咧开嘴笑了,UMP9到底在唠叨什么,也不知道被听进去没有,指挥官只是一再催促UMP9喝了手里的酒。


  「喝了酒你就可以离开宴会去找45了哦!指挥官的担保!」指挥官眨眨眼睛看着UMP9,她可看出UMP9自己一个人窝在这个角落可久了。


  UMP9没说什么,先低头吻住杯子,然后扬起脖子,把酒全数灌进胃里。最后一滴酒入口,UMP9吐口气,把杯子倒过来,让指挥官看见里面的液体都消失了。


  日耳曼的孩子哪有不胜酒力一说?


  指挥官眯起眼睛笑了。UMP9抿起猫唇,向指挥官招呼一下就起身了。


  指挥官笑得傻里傻气地大挥手说:「Bye!」然后又顿了一下,改口说到:「Tschues!」


  UMP9出门前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指挥官前几天找Kar98k讨教过德语,于是也就微笑着给指挥官挥挥手说:「Tschues。」


  UMP9把门关上,指挥官舒口气,又抓起AK47刚满上酒的杯子,跑去热闹的地方找其他人灌酒去了。




  UMP9打了个哆嗦,虽然走廊和宴会现场一样开着暖气,但是宴会现场人多,走出了的时候还是有点温度差的。


  UMP9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给UMP45拿点吃的,不过又想到UMP45严谨于她的习惯,现在大概已经在洗澡了吧。


  UMP45洗完澡就不会再进食了。


  想通了些,UMP9也就坦然踏上回寝室的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越来越冷。室内应该是开足了暖气的。


  UMP9按着太阳穴,加快了回寝室的脚步。


  『也许是感冒了。』她想着,『应该在吃饱之后就和45姐一起回去的。』


  UMP9可清楚她的姐姐,在吃饱喝足之后,UMP45才没有理由留在会场。而UMP9说是要看好G11,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UMP45离开之后就立马跟上她亲爱的姐姐的脚步。


  然后HK416换好礼服回来,UMP9吹了个口哨,算是在赞美HK416。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位队友是大美人,可是看见她换礼服之后还是不由得感叹。


  之后G11就黏上HK416了,UMP9也就落得清闲。


  UMP9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钝,明明是刚才发生的事情,记忆画面却模糊起来。


  脸很烫,呼吸很急促,太阳穴隐隐作痛,浑身无力。绝对是发烧了。


  UMP9扶着墙想喘口气,可是一歇就根本不想走了。


  如果被开完宴会的人发现躺在这里的话……再好不过,毕竟看那个架势,指挥官是要联合几个酒鬼,像是苏联的那些,或者是美利坚的那些一起灌醉所有人,然后彻夜举杯……对了,还有几个德国的家伙……有几个?


  UMP9的脑子越来越混乱,最终还是凭着意志力扶着墙回了宿舍。


  眯起眼睛盯着门牌好一会儿,UMP9才敢推门。要是不小心跑错了房间那可就尴尬了。


  就算是身体不适,UMP9也不想丢脸……她的意思是,不想给UMP45丢脸。毕竟到时候来接她的人还是UMP45。


  可是这样发烧会给UMP45带来麻烦的吧?


  脑子里蹦出来的全是些有的没的,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现在该吃那些药或者要怎样才能痊愈。


  UMP9摩挲着门把手,试了几次才扭开它。


  这可不是普通的发烧……


  UMP9靠着门,几乎是把门撞开的。声音不算很大,但是足以惊扰坐在桌子那里看书的人了。


  UMP45转头盯着「破门而入」的UMP9,眼里没有惊讶。


  「9……」她喊着自己妹妹的名字,然后合上书。


  UMP9喘着粗气,她还是勉强站直了,想挤出微笑给她的姐姐,可是她没这个力气。


  「抱歉,45姐……我可能……有些,发烧……」UMP9按着额头,温度远比她想象的要高。她的手也没有她想的那样冰凉,这时候她才发现,身体的冰凉感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热……


  恶化了吗?


  UMP45盯着UMP9看了会儿。


  「进来吧。」


  她说。


  UMP9站了起来。她尽量站起来,想按照她的姐姐说的那样去做。


  UMP45走过去,扶住了UMP9,然后关上了门。


  UMP45的手有些凉,身体带着沐浴露的味道。两人是姐妹,用的洗浴品是一样的。可UMP9就觉得什么东西用在她的姐姐身上,那都不一样了。就像现在她就觉得她的姐姐带有玫瑰的味道……


  这让她的头更晕了。


  「你喝酒了。」UMP45肯定地说。


  UMP9点点头。


  她不会骗UMP45的,骗不到是一个理由,UMP9不会骗UMP45,这又是另一个理由。


  UMP45沉了沉眼睑。


  「……抱歉,45姐……可以帮我拿拿药吗?我,可能……不,肯定发烧了。」UMP9抿抿干涩的唇,她需要点喝的。那些酒让她的喉咙火辣辣的,声音都沙哑起来了。


  「你先躺着吧。」UMP45并不算温柔地把UMP9带到床上。是UMP45的床,UMP9能闻到玫瑰花的味道。


  于是UMP9舒服地眯起眼睛。


  一旦放松下来,身体的变化就能够确切感知了——一直没有察觉的,下身的异样感突然让UMP9不安起来。


  「热」让UMP9心里痒痒,「晕」让UMP9记忆混乱。UMP9很想拉开自己的外套,然后粗暴地把自己的白衬衫上面两颗扣子扯开——两颗就好,她不希望自己在UMP45面前太过失态。


  UMP45端来了一杯水——UMP9模模糊糊看见了。


  「9,喝口水吧。」她的姐姐没有提药的事情。


  UMP9不会一再讨要药物,UMP45不提,那就算了。水也是UMP9需要的。


  UMP9想坐起来,失败了。


  UMP45皱起眉头,当然UMP9没看见,不然那孩子一定不管怎样都要跳起来把那杯水一饮而尽。


  UMP45也不打算扶UMP9起来喝,因为UMP45知道,水这玩意儿没用。


  于是UMP45把水放到桌子上,她俯下身子凑近了看着UMP9。


  UMP45眯眼的样子和UMP9很像,就是多了分危险的感觉。


  「9,我问你……你是不是喝了指挥官给你的酒?」


  UMP45的声音很近,似乎就在UMP9耳边。UMP9被玫瑰的味道包围,然后从黏稠的记忆里扯出一丝金色的光——指挥官递过来的杯子里的液体,似乎是这样的光。


  UMP9点头,呼出的热气打在UMP45的耳朵上,然后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对。」




  「你想看不一样的9吗?」指挥官狡黠的笑容在UMP45的脑子里浮现,「明明都是恋人了……」那些话就像魔咒,「45你也期待着什么都吧?」




  UMP45始终是怀有私念的,她从来就不是大义凛然的人。所以她才会默许指挥官的作为吧。


  「我也会有期待吗?」UMP45凑在UMP9耳边说,但是UMP9没有听清,于是她转头想看看自己耳边的是什么……


  是玫瑰花……有玫瑰花的味道,如此的近距离,充斥着UMP9的鼻腔,在她的唇上轻吻……


  UMP9睁大了眼睛,看见了那琥珀色的眼睛——UMP45。


  UMP9抬起手按住UMP45的肩膀,是推开?还是邀请?


  当然不重要,对UMP45来说这不重要。


  UMP45稍微离开一下,然后吻上去,有些急促,她只是给UMP9一个喘气的机会——然后方便她舌吻。


  她可不是浪漫的法国人,这种事情慢慢来不好。


  褪去衣物很简单,因为是同款的服装,很简单就能被解开。


  手套被剥去,右手套上有水渍,散发着酒的味道,还有另一个意味上的「醉人」的香气。


  UMP9的身体很热,呼吸也是。


  UMP45时不时就要放开UMP9让她喘口气,然后再堵上去。这很好玩?是的,对UMP45来说,听UMP9呜咽的声音,看她无措的表情,感受她的温度……这都是好玩的。


  UMP9又把手按在UMP45肩上,这次似乎说什么也不肯拿下了,衣服也只能简单褪一半,不过白衬衫是全部解开了,有点粗暴地。


  觉得差不多之后,UMP45才撑起身子,舔舔唇。


  她挺满意自己的杰作。UMP9的手当然只能垂下去,落到床上。


  UMP9现在的表情,UMP45从前从未见过——泪眼朦胧。大概是药物的作用,UMP45可不知道指挥官从哪里搞来这些东西的。


  UMP9倒是有些委屈——是委屈。


  她大概也能猜到自己的身体变化不是发烧,十有八九是被下药了——指挥官的那杯酒。而且她的姐姐知道这件事。这也是她委屈的地方。


  UMP45是她的姐姐,也是她的恋人。


  她的恋人允许另一个人给她下药?


  想到这里,UMP9觉得眼泪马上就要下来了。


  实际上真的下来了。


  冰凉的液体划过眼角的瞬间,UMP45的手就过来替她擦拭掉了泪水。


  可UMP9还是委屈,她想拒绝,可是身体的本能让她蹭上了那只手。


  「9……」她的姐姐沉着声音叫她。


  当然,UMP9等来的不是道歉,而是落在耳垂的吻。


  UMP9身子一颤,然后夹紧了双腿。


  身体有反应,那是自然的。UMP9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出声,这也算是小小的反抗。


  UMP45灵巧地拉开UMP9裙摆的拉链,她不着急,右手只是在UMP9的人鱼线上摩挲。


  常年握枪的手有这薄茧,再加上药物作用,UMP9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就算看不见,也能感觉到UMP45在舔着她的脖子,顺着脖子到锁骨,然后轻轻舔咬——留下吻痕是一定的。


  UMP9扬起脖子,可泪水止不住。就算是闭着眼睛,也没办法阻止眼泪打湿脸颊。


  灼烧感燃遍全身,身上人的头发扫到UMP9的脖子、锁骨……痒痒的。


  UMP45的右手扶住UMP9的腰肢,UMP9抬起右手给自己咬住。声音会漏出来,尽管UMP9已经极力压制了。


  UMP45并没有拿开UMP9的手的想法,或者打算要求她的妹妹发出声音。


  她只是做着她要做的事——像是右手从UMP9的腰侧拿上来,覆上UMP9的胸部。


  她很满意UMP9突然一下的颤抖和无措,所以UMP45很乐意让UMP9的身体更加有反应,用她的不算纯熟的技巧。


  UMP9的身体很敏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仅仅是用手按压胸部,就已经能UMP9甩着头,模糊喊出拒绝的话了。


  UMP45不打算理会。她俯身,用嘴唇感受着UMP9胸膛的起伏,拒绝的声音混合着哭腔。UMP45抬了抬眼睑,然后手顺着腰侧滑下,在大腿外侧游走。


  「9……」45嘴角勾起笑,「张开腿。」


  UMP9不会拒绝UMP45,这就是UMP45的自信。


  说到底,那声音中也只有哭腔是真的。UMP9自己明明也都清楚。


  可是UMP9始终对UMP45允许指挥官给她下药这件事耿耿于怀。


  她和UMP45的交往可不算「顺理成章」。UMP9也不会不信任UMP45。只是她的姐姐在这方面确实不太能带给她安全感。所以她才只能把手按在UMP45肩上。


  是抱住?还是推开?


  无论哪个都不是好的选择。


  在听见UMP45叫她张开腿的时候,也是反射性的听命……


  『不可以!』这次的警钟很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下身的遮蔽物被褪得很干脆,布料的摩擦让UMP9几乎惊叫出声。


  最私密的地方被抚摸上的时候,UMP9的声音已经不是「漏」了。


  呻吟……UMP9从未想过原来自己也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她从未因为伤痛呻吟,但是UMP45仅仅是抚摸她的身体,就能让她发出这样的声音……


  UMP9左手抓紧被单。


  她感受着UMP45的动作,有时是简单的抚摸,或者一根手指简单的探路,很浅很浅,大拇指若即若离蹭着大腿根部,或者一个手指微曲描绘着「沟壑」。


  总之UMP9快疯了。羞耻心在叫嚣,身体的本能却让她快迎合。


  UMP9曲起膝盖,脚掌蹭着被单,但是双腿无法合拢——UMP45挤了一条腿进来。


  『这很狡猾。』UMP9想,但是她的姐姐从来不是什么大义凛然的人,而且……UMP9不想用「狡猾」来形容UMP45……「足智多谋」比较适合……


  然后这次不是探路了,UMP45确确实实把手指伸进去了。异物感让UMP9绷紧了身子。


  UMP45也没打算出声安慰,她只是吻了吻UMP9的眼角。


  强行开路可不是明知的举动。


  于是UMP45退了一点点,然后又进去一点。


  她的姐姐完全不温柔呢。


  UMP9攥紧了被单,她只能放松自己。UMP45可不是会出声安慰的。


  UMP45也不算很急躁,她明白UMP9的不适,所以等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才敢过多的进去——实际上UMP9准备得没有她想的那么充分。


  UMP45有点弄痛她了。


  UMP9再一次绷直了身体。UMP45停下了动作,她看着UMP9,她等着。


  UMP9深呼吸,让自己放松。


  UMP45皱眉,然后她拉过UMP9的右手——一直被咬着的右手。


  那齿痕让UMP45不太乐意。


  「你可以咬着我的肩。」UMP45低下头去和UMP9碰鼻子。


  UMP9轻轻地笑了一声。也许现在是问问她的姐姐为什么允许指挥官给她下药的时候,可是这话总是卡嘴里说不出来。


  相信UMP45能感觉到UMP9的抗拒。


  「9……」


  UMP45的声音里多了些什么,让UMP9心里一颤的「什么」。


  「你可以……吻我……我是说,我们是恋人。」


  恋人。这个词,从她的姐姐口中,第一次被说出来。


  UMP9睁开眼睛,泪水滑落下来。


  「45姐……」这是今晚,UMP9第一次喊她的恋人,「45姐。」这是第二次,然后UMP9抬手攀上了UMP45的肩。


  「45……」第三次,UMP9真正抱住了她的恋人。


  「我在这里。」


  UMP45并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算好的回应。


  UMP45开始手上的动作,配合着UMP9的身体,听着耳边UMP9的低喊。


  她从未知道这个人不再喊自己「姐姐」之后会是这样的好听。


  她从未知道UMP9胡乱的亲吻也会让她心里颤动。


  UMP9一直说她的身上有玫瑰的香味,明明是用的同款洗浴品,可是她也没有告诉她的恋人:「你身上有太阳的味道。」


  而这味道染上情欲之后,竟然变得和月亮那般清冽甘甜。


  UMP45乐意引导身下的孩子去往未知的领域,就像是她们多次任务的时候,UMP45总是满怀自信地一次又一次领着404小队绝处逢生一般。


  UMP9抱紧了UMP45,今天晚上,UMP45是她的UMP45,不再仅仅是她的姐姐,是她的恋人。


  她的恋人索求着自己。


  手指在体内的活动速度加快,而UMP9却在意着UMP45的手是否被「弄脏」。


  水声,可是UMP9分不清楚是因为唇齿相合还是她的下身的反应。


  现在是UMP9在向UMP45索吻。


  毫无章法,急切而渴望。


  害怕着「未知」的孩子此刻唯有依赖她的恋人,她可靠的恋人会把她带到正确的地方——


  就和现在一样。


  手掌全是黏稠的液体,但是UMP45并不讨厌。


  她怀里的UMP9喘着气,看来已经很累了。


  最后UMP9还是没有舍得在UMP45身上留下任何伤痕。


  UMP45并没有打算折腾UMP9。等UMP9缓过来,才离开她的身体。尚且敏感的身体抖了抖,UMP9稍微加大了环住UMP45的力度。


  UMP45这已经翻天覆地的床铺怕是没法睡了。


  于是UMP45抱起UMP9,去了后者的床铺。


  「晚安。」UMP45吻了一下UMP9的眼角,然后主动抱着她的女孩入梦……




  「……9,我说9啊!求求你了开门吧!」指挥官忍着宿醉跑来UMP姐妹的房间找人,却被UMP45扔出去了。


  UMP45看着手里的书,对外头的声音完全无视。


  UMP9醒了,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出来,甚至UMP45都不见……


  正因为是UMP45才不见啊……


  「45!45你开门啊!上头发来命令这任务不出不行啊!」


  看样子是很紧急。


  UMP45挑眉看着床上那个「小山丘」。


  「9。」UMP45出声。


  她看见那个「小山丘」动了一下。


  「……不会去的。」UMP9的声音有些闷,「……身体……不舒服。」


  UMP45能想象UMP9是怎样说出这话的。


  「是吗——」于是UMP45合上书,故意托长音,这本书是看不完了,「那,我一个人去了……」


  结果床铺立马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UMP45回头,看见被褥里伸出的手把床边的衣物抓了进去,嘴角勾起得逞般的笑容。

给银桑文的配图「她超棒的」
文戳这里→http://the-argentum.lofter.com/post/1d50f53c_10022da3

儿童节诈尸「其实就是蹭个更新微博是活着的」
大概是脑补的9和45的成长过程吧ww
虽然9变的不哭了 45变得不笑了w
可是两人希望永远在一起的心愿是不变的w「笑」

【945】独白

「我的身边只有……9了哦」

被45姐抱住了……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感受她的体温.虽然说出来的话语还是让人感受不到她是怀着怎样的情绪.不过我大概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回应她……

可是我并没有这样做

准备回抱过去的手就这样僵在身体两侧……身体开始不受大脑控制

并不是讨厌……

是厌恶的情绪……在阻止着自己

我厌恶着这样的自己……在45姐对自己说出这番话之后内心充满着喜悦的自己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我怎么可以」
在45姐痛苦的时候有这种想法

忍不住掐上了自己的脖子……感受着窒息感慢慢袭来.可是我并不感觉痛苦……反而是在享受一样让它洗礼着自己的罪恶……

「对不起……对不起45姐……对不起」

这样的我没有资格拥抱你啊

我的“罪”太多了……我只要守护45姐姐足够了……能真正走在你身旁的人并不是我.

身为“罪人”的我只要跟在她的身后就足够了……

我是她的“妹妹”不需要更多的身份

我只要还是在45姐面前是“ump9”足了啊

不能…渴求………不需要……更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我只想……被她利用到最后一刻而已.

END


又是很莫名其妙的脑洞……9喜欢45可是并没有觉得是自己能给45带来幸福的脑洞
“我只想当把自己幸福献给她的人”大概是因为这样一句话脑补出来的.当然这里只是9单方面的想法就是了w




【945】shadow

404里赖床的孩子,除了g11应该也只有9一个人了
不过9和G11不同的是她属于过度劳累后第二天并不想早起.G11则是单纯的即使醒来也赖死在床上罢了
毕竟G11可是说过自己下辈子要当枕头的人形「当然之后被416掐着耳朵从床上拉起来又是后话了」


睡着的9就和小动物一样,45是这样觉得的.她很喜欢在9还在熟睡的时候观察她的睡颜,大概是从她一次醒发现9不知道盯着睡着自己多久了的时候内心莫名产生的报复心理也说不定?

“唔……”有可能是因为趴着睡觉并不舒服的关系,9慢慢翻动身子盖在背上的毯子开始滑落

拿起落下的毯子,望着床上已经腹部暴露无遗的9,45只能微微叹气。
果然和猫一样「对自己妹妹接近和猫一样睡觉习性内心发出这样感叹」

给9盖上毯子,开始用手着撑着脸蹲在床边默默的望着对方开始沉思起来.45不是很理解可爱这个词.作为404的队长.作为人形.可爱这个词在她的生活里出现的很少。可是唯独作为9姐姐的时候她脑内就会跑出各种各样并不属于“人形”的用词与“感情”.而这些

全部都是9赐予她的

给予了她一个温暖可以让自己随意发泄自己不满的怀抱

即使自己不会主动去拥抱她

9也不会抱怨不会逃离.永远都用她温柔的笑容面对着45

不过哪怕是在了解45的9也可能不知道

“ump45是其实是很贪心的人哦”好像在自嘲一般45轻轻抓起9的某段发尾放在唇边亲亲吻上

她自己知道的,对于9的这份感情并不只是单纯的“姐姐与妹妹”的占有欲.在一次9对任何人都能以微笑回应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9是温柔的孩子对谁都可以赐予温暖的孩子

然而9的温暖并不是只属于自己的

嫉妒?还是愤怒?ump45不知道就和看不懂人类一样……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有“感情”不清楚自己的“心”想要的是什么.不过她很清楚……她不希望9离开自己身边……哪怕她知道她不会……不管自己有多无趣多不在意别人也不会……

可是她害怕

没错ump45在害怕

黑暗小队404的队长ump45在害怕

我会失去我的太阳?

她知道的……总有那么一天会来……

这种“感觉”让她恐惧

恐惧的心理占据着她……直到9今天后勤回来后她才安心下来

其实并不是报复性的早起,只是担心过度的一晚没睡起来确认那人有没有回来而已

在看见9的睡脸她勉强才安心下来

“至少现在.留在我身边吧”

“……唔……嗯……”仿佛是9对她的回应一般

………ump45也许不知道……她现在正在笑
嘴角的慢慢翘起是平时别的人形和人类眼里那些虚假的笑容不一样的……发自ump45真正内心的微笑




“起床了哦9……”

我的……睡美人,我的……小太阳


“嗯……唔……早安……45姐”


此时45内心的恐惧应该已经驱散了吧

看着自己随便一声就已经开始迷迷糊糊转醒的小小太阳高兴的承包了今天404的早饭

当然被吓傻的小太阳只能想到的是自己又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跟在45身后暴露着自己的罪行然后一一道歉又是后话了。

______END_____

【945】标题无能

莫名其妙写的小片段「只是因为突然想写写出来的而已」
大概是对夏活45的行动脑补出来的小短篇?





ump9一直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ump45为什么每次了结铁血头目的时候都不带着自己

「45姐没有必要弄脏自己的手啊?」
9给出的是这样的疑问

45听见之后反而没有像以前一样避开9的目光转移话题,反而露出了与平时不同非常温柔的表情.

「我不能让9在为我背负更多的罪了」

「如果是为了45姐的话我无所谓」

轻轻的拥抱,感受着9的体温.明明应该温暖她的是自己付出的也应该是自己才对.而9总是能为自己做出不求回报的事来.

‘这应该就是9的温柔吧’45这样解释着

杀人是一项‘罪’ump45是这样觉得的.杀死对方剥夺对方的生命是承担起对方犯下罪的‘仪式’.

ump45有太多太多的罪.多到自己也无法数清楚.已经记不清自己杀死了多少的‘人’接下了多少的‘罪’

不过她清楚一件事:自己必须背负起这些罪活下去.活着就是对自己的‘赎罪’也说不定.

明明应该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可是9她选择陪在了自己身边.哪怕9知道这样会和自己一样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9作这些就足够了」


杀‘人’我来就足够了


所以神啊


请你让这孩子幸福.所有的罪让我一个人承担就够了啊

「45姐……」

「9……」
「?」

「9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现在还能这样待在我身边就足够了,哪怕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幸福.

「……我知道了……我都听45姐的」

「嗯~乖孩子」摸着她的头,享受着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结束的温暖时光.

ump9望着45的眼睛说了自己心里莫名其妙浮现出来的一句话

「我……待在45身边……非常幸福」

「…………嗯」

我也一样啊.

无法传达的话语、无法传达的感情.各自有着各自无法传达的理由.


想陪在你身边而已.


如此简单的愿望


不想分开


两人的心愿

在对方不知晓的情况下已经重叠在了一起了也说不定.

怀着希望这样的心愿.

希望有一天能够传达出去


END





莫名其妙碎碎念:
文里面的罪个人设定的是‘杀人’

45觉得让9杀掉有“感情的机器”(指各位铁血boss)就等于跟杀了‘人’一样所以不会让9跟着自己去“杀人”也不会让9看自己的“杀人现场”

大概的脑补是希望表达45“隐藏的温柔”一面吧「虽然自己的渣文笔肯定表达不出来」

不过9估计是知道这样的45才想跟上或者自己来“杀人”吧ww

9的想法大概就是:想陪在你身边所以也让我背负同样的罪

嘛可是45不让嘛hhhhh

大概就是想表达这样相处模式的945w





代发的【格洛克17xWA2000】

文:夜桑 图:萝卜

今天天气晴朗,风速在可接受范围内,任务范围也没有任何干扰阻碍,简直是完美的工作日。
所以今天的日常任务被各位人形们轻松愉快的解决了。

没有突发任务真是太好了,各个人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虽然已经是下午,但不用拖到夜战真是谢天谢地。

夜间出勤的几位人形还没有来换班,此刻又没了任务,倒是有几分无聊。
于是春田一发通讯叫来了李,简单几句决定了下午茶的安排。
可惜出战的人形们可不乐意这样子去喝茶聊天,抱着冲锋枪的MP5拍了拍帽子,上面全是战斗中扬起的沙土。

嗯?还带着几片叶子。

「那么各位先去冲凉吧,我会准备好材料的。」李站的笔直,红色的外套一尘不染,她接过春田递出的简易报告,「这份报告我会帮你们提交的,你们之后直接去中庭的花园就好。」
随后她朝春田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哇,总算结束了,她真是一直都这么严肃……真无聊。」保持乖巧超过5分钟的P7显然被憋到不行,「好啦好啦我们快去冲一冲、快让我换身衣服,真是的、今天明明天气这么好为什么打完回来还是一身泥啊……」

这句话倒是边上格洛克的心声,她也憋了很久,虽然观察她们聊天时的表情很有意思,但是每次出勤都会感觉被人盯着这点让她无法放松神经。压力让她比P7还要疲惫些。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感觉有人盯着我,上次去检查模块也没哪里出问题啊?

直到冲凉的时候,那种感觉才消失,格洛克放松了警惕,突然的安心让她一点也不想离开浴室。

「格洛克?你出来记得关灯哦?」春田柔和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接着,边上的水声彻底消失了,她想她是最后一个。

虽然安心,但一个人又会寂寞,况且一直呆着也不现实,格洛克关了水,还是擦拭头发走出了浴室。
更衣间亮着灯,不过十分寂静,似乎没有人在的样子。

「我也赶紧去好了。」自言自语的说话,似乎也有一定壮胆的成分在。她伸手打开更衣柜,长发失去了毛巾的阻拦滑落到小腿肚,渐变的红色看上去十分耀眼。
备用的制服透着淡淡的香味,穿好最后的外套。格洛克此刻又恢复成了英姿飒爽的手枪战术人形。

对着镜子扎好头发,虽然还有些湿漉漉的、但至少这样她习惯些,披散着头发太难受了。
抬起头准备带上帽子却被吓了一跳,镜中清晰的映着

另一个人,就站在她身后。

一个发色和她相近,身材高挑,衣着整齐的步枪人形——WA2000。

「……!」被吓得有些懵,格洛克回过身来半天没吐出一个字,对方走近几步,却并没有先开口的打算。
沉默蔓延,可格洛克并不喜欢,她还要去中庭呢。
可正当她准备开口告别的时候,对方凑近了距离,这已经超出了格洛克的警戒范围,她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当然是失败的,她背后就是梳妆台。而猎物的一举一动,都挑拨着面前猎人的神经。
她感觉自己被毒蛇盯着,对方似乎终于想说什么,这太好了!不管如何都好,先帮她摆脱这种奇怪的错觉吧!

可对方什么也没说,右手轻巧的搂着她往怀里带,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让格洛克难以踩到地面。
这下更糟了,格洛克本能的伸手扶着对方的肩膀,这样她至少能安全些。

可这样兔子就没法逃跑了。


而且糟透了的是下一秒,WA直接左手抬起她的下巴,用着稍重的力道迫使她与她唇齿相依。
左手的力度让她吃痛的微张下颚,这可不是什么邀请!可对方却不请自来,这下防线全部突破,格洛克只感觉呼吸困难。

对方可能也有这种感觉,她抬起头,不知想了什么。

也许是放自己下来,格洛克如此想到,她不敢多看对方一眼,两人唇间还带着之前亲吻的证据。

这太奇怪了,没等格洛克用她的小脑袋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方又第二次压了过来。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占便宜,格洛克急的瞪大了她的兔子眼。

空气被掠夺着,明明只是第二次,对方却比自己游刃有余了太多。
空气不足带来的就是加倍的挣扎,格洛克感觉自己意识都快模糊,她情急之下一不小心就咬了对方一口。
不自觉弄的伤口从来都特别疼。

这次也是一样,WA2000松开手,两人嘴角都粘着的,是WA2000的血。
「咳!——、」肺部传来空气挤压的痛感,总算得到解放的格洛克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即使是摔到地上弄脏了她新换上的裙子她也没在意。

WA2000伸手摸了摸嘴角,手套黄色的部分沾上了血的颜色,她低声嘀咕了几句。

「哈……」喘息着擦去嘴角的唾液,格洛克这时才察觉到自己脸上已经满是泪水,然而她并不知道为什么。
WA2000依旧站在她面前。


这一次,兔子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呢?